快速導航×

他們是專職安全員!日夜堅守西單紅墻外,曾在發表于: 2019-04-16 15:59
  在做專職安全員之前,28歲的北京姑娘張晶在花旗銀行工作,從國貿的銀行白領到西單的街頭巡視檢查,上班離家近了,工資卻趕不上當年在銀行時交的稅多;在做專職安全員之前,36歲的周文明在外地一所高校工作,為了與北京的家人團聚,他離開安靜的象牙塔,扎根兒喧囂的西單街頭;在做專職安全員之前,36歲的胡可青是電器銷售員,“原本以為街道的活兒并不復雜專業,其實不然,并且還要擔責任!”
 
  自2015年起,北京市安監局在全市各個街道成立“安全生產檢查隊”,針對嚴峻的安全生產形勢,招募專職安全員,幫助生產經營單位排查安全隱患,提供生產安全保障服務。截至目前,全市共有專職安全員6308人,遍布在351個街道鄉鎮。也就是在2015年,周文明、萬勝利、張晶、春孟澍、胡可青……先后進入西長安街街道安全生產檢查隊。從此,這些普通人便有了不再普通的身份——街道安全生產專職安全員。他們全副武裝,日行萬步,從藏身于胡同深處的夫妻小店到世界聞名的老佛爺百貨,進進出出,來來往往;奔波不停的背影,投注在每一個歲月靜好的日子里,投注在莊嚴肅穆又巍峨壯觀的紅墻上。
 
 
  叮囑餐飲企業員工整改安全隱患。攝影/劉曉
 
  安全帽
 
  “您不知道這要是回去再取安全帽,至少要兩三個小時,您就通融通融吧。”說話間,工頭手里忽然變魔術一樣,多了一沓錢。
 
  西單,高樓林立,政治和經濟地位都不言而喻??删驮谶@巴掌大的一塊地,每天起步就是一萬步,動輒就是兩三萬步,我們還真好奇這些街道的專職安全員每天究竟在忙些什么?
 
  西單大商場扎堆兒,柜臺裝修和更換廣告牌的工程幾乎每天都有,為不影響商場正常運營,各種施工都只能安排在夜間,因此夜間巡查也是專職安全員的重要工作內容之一。
 
  “那天趕上我和張晶夜查,發現西單新一代商城正更換外墻廣告牌。工作久了,就有了經驗,別看是在9層高的地方施工,打眼一看就發現——施工人員沒戴安全帽,沒系安全帶,簡直是如履平地,這太危險了!我們立刻要求他們停工。”周文明對當天的事情記憶猶新。工頭解釋說:“馬上就完活了,干完了我們馬上就走,絕不給您添麻煩!您不知道這要是回去再取安全帽,至少要兩三個小時,您就通融通融吧。”說話間,工頭手里忽然變魔術一樣,多了一沓錢。
 
  周文明只得下最后通牒:“我們是地區安全生產安全員,保障地區安全生產是我們的責任,你這是屬于行賄違法行為,請你立即收回。施工期間必須嚴格按照規定——戴安全帽、系安全帶,這是高空作業最基本的安全標準,必須要執行。你干的是這份工作,你自然知道,高空作業是所有施工中最危險的,人掉下來必死。一旦出了事,你后悔都來不及了。我們就在這里等著,你什么時候取回安全帽,什么時候再施工!”
 
  工頭這才死了心,只能派人去取安全帽。正值寒冬時節,周文明和張晶站在西單的街頭足足等了3個小時,到凌晨3時30分,眼看著幾位施工人員將勞動防護用品穿戴整齊,他們才放心離開。事后,周文明告訴記者,這個工頭,他后來經常打交道,大悅城、君太百貨的高空作業都有他承接的工程,如果那次不及時遏制住他的違章行為和僥幸心理,就會讓他誤以為已經在西單地區“打通關系”了,以后只會更加肆無忌憚,必將帶來嚴重的安全隱患。
 
  工作在“紅墻”周圍,西長安街街道安全生產檢查隊23名專職安全員心頭都緊繃著一根線,隊員們稱之“紅墻意識”。周文明說專職安全員都有“職業病”——上看天,下看地,中間看墻壁。“上看天,是檢查樓頂的施工安全情況;下看地,是看各個有限空間的施工安全情況;中間看墻壁,就是各種室內外的安全檢查。”而每周2次的夜查,更是西長安街街道安全生產檢查隊的工作創新,幾乎所有的工頭都知道“西單那地方查得嚴!”
 
  一天,剛好趕上隊員們去西單大悅城檢查,還是隊長周文明眼睛真賊,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一眼瞥見了幾個穿施工服的人——白天施工的情況并不多見,一行人趕緊追上去。
 
  對于突然襲擊的檢查隊,工頭嚇了一跳,一邊從隨身攜帶的文件夾中拿出“施工安全責任書”,一邊解釋說:“昨天剛簽訂回來,今天第一天進場備料,這是責任書的原件,復印件按咱們的規定,已經貼在施工現場的墻上。”他一邊說,一邊不斷地追問:“我們有什么問題吧?是有人舉報我們了嗎?我們吵到別人了嗎?”
 
  “日常檢查,進去看一下現場,主要是看看電線鋪設情況,再檢查一下施工安全防護設備是否齊全。”周文明不動聲色的說。
 
  副隊長萬勝利仔細檢查了一遍施工現場,發現了問題:“安全帽不夠數吧,怎么墻上只掛著一個?”
 
  “都有,都有,每個人都有,我特意數過了。您看,都存放在這個桶里了。”說著,工頭打開蓋子,里面露出了一摞安全帽。“你們查得太嚴了!搞得我有些緊張。”工頭緩了緩神,抹了一把額頭,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 
  “在大商場里施工,必須要緊張起來,安全無小事。這安全帽必須每個施工人員都要戴,不能當擺設。”周文明追了一句。
 
  “對對對。您放心,我們都是對照安全生產責任書,一項一項做的。”他一邊指著墻上貼的責任書復印件,一邊自信滿滿地說,“你們查得嚴,我們不會違規的。”
 
 
  每天走街串巷保障轄區安全。攝影/劉曉
 
  不冒煙不見火
 
  “一旦電線斷了,燈不僅會砸著客人,還會砸翻火鍋,燙著客人,就第一時間責令餐館加裝鐵鏈。你看,現在的吊燈都是用鐵鏈吊著的。”
 
  西單地區,大大小小的商戶有1761家,每一家每一戶都跟街道安全生產檢查隊簽訂了“安全生產責任書”,每一家每一戶都建立了安全生產檔案。拿大悅城舉例,整個大悅城有餐飲企業29家、零售企業364家,家家都建立了安全生產臺賬。
 
  在位于大悅城7樓的“井格老灶火鍋店”,一聽是安全生產檢查,女店長忙不迭地抱出厚厚一摞文件——資料多得快要頂到下巴了。企業的營業執照復印件、企業負責人聯系方式、安全生產責任書、企業風險評估表、綜合應急預案、電器火災現場處置方案、應急救援人員名單及聯系方式、應急預案評審記錄表、消防應急演練、疏散方案、人員安全培訓記錄,最大容納人數、用餐火源、燃氣來源、煙道清洗記錄……各種檔案一應俱全,其中最引人注意的當屬“油煙管道清洗證明”臺賬——不僅有煙罩、百葉、排煙口在清洗前后的對比照片,還附有清洗企業的營業執照、施工人員身份證、特種作業證的復印件及正規發票。
 
  萬勝利是西長安街安全生產檢查隊商場組的負責人,他解釋說,按規定,餐館的煙道應每倆月清洗一次,但實踐中發現,在西單地區,由于生意紅火,煙道使用頻繁,油污積攢量過快過多,很容易發生暗火竄入煙道,引燃油垢,造成煙道起火。西單橫二條小吃街就曾發生過類似事件。“出事前,我們剛去檢查過,還特意提醒企業及時清洗。也許是請的煙道清洗公司不專業,煙道深處的油跡沒有清洗到,再加上堆積的柳絮,就著了。”
 
  亡羊補牢未為晚,萬勝利表示,“對于經營狀況比較好的店鋪,我們會建議他們每月清洗一次;所有的餐飲企業我們每兩個月檢查一次,查煙道清洗報告、查購氣合同、清洗前后必須有兩張照片做比對記錄,必須要找正規的清洗公司,必須出示正規發票——以前有收據即可,后來發現連收據都有造假的情況。”
 
  檢查過程中,周文明叫走了女店長。原來,周隊長發現餐桌電磁爐的插線板存在安全隱患。按照規定,插座都應該埋在實體墻里,但由于商場條件有限,“井格”電磁爐插座都安裝在木制桌腿上。木頭屬于可燃物。周隊長蹲在桌子下面,用手機上的手電筒,將危險處指給女店長看,同時叮囑店長:“必須每天檢查插座,每天結束營業后必須斷總電,千萬別存僥幸心理。”聽了這話,女店長也是眉頭一緊,頻頻點頭,連說一定會跟員工把危險性講清楚,讓大家一起關注安全隱患。
 
  萬勝利說,西單地域特殊,安全生產有一條底線——不能見火,不能冒煙。“拿燃氣來說,在我們隊伍成立前,很多餐飲企業都會一下子儲存三四個大罐——足夠用一星期的,而且都沒有獨立的氣瓶間,氣瓶跟后廚操作間乃至庫房混放在一處,非常危險。隊伍成立之后,我們逐家走訪檢查,要求餐館只能儲存當天的用氣量,必須要隔出單獨的氣瓶間,必須常備防爆燈、可燃氣體報警裝置、防爆排風扇。通過一次次的指導監督,不斷幫助企業樹立安全意識,目前所有的餐飲企業的用氣安全都能達標。”
 
  根據萬勝利的介紹,安全生產檢查隊成立頭兩年,主要是幫助企業建立起安全生產制度框架,也就是軟件的建設,包括安全生產制度、安全生產培訓、安全生產應急預案。“我們的隊伍成立4年了,前兩年是建立制度;這兩年是檢驗制度的執行情況——不能光紙上談兵,還要實際操練,戰時拿來能用。今后,我們要讓這些冷冰冰的條文變成企業的自覺行為,督促企業養成安全生產意識,把維護顧客的生命安全當成使命。”
 
  周隊長告訴記者:“井格”對安全生產一直很重視,但依然存在不少安全隱患,“比如,以前每個桌子上的吊燈都是用電線直接吊,沒有任何支撐物。我們發現了問題:一旦電線斷了,燈不僅會砸著客人,還會砸翻火鍋,燙著客人,就第一時間責令餐館加裝鐵鏈。你看,現在的吊燈都是用鐵鏈吊著的,這就安全多了。”周隊長表示,民眾普遍缺乏安全意識,甚至包括餐館的施工設計人員、大廈物業管理人員,專職的安全員任重而道遠,既要發現隱患,又要普及安全知識。
 
  地下空間守了45天
 
  “2層的地下室塞進了400人!最小隔斷也就2平方米,只夠擺一張單人床。”
 
  在位于靈境胡同的西長安街安全生產檢查隊的隊部里,不僅有西單地區所有企業的生產安全臺賬,還有兩本特殊的臺賬——三合一隱患臺賬、地下空間違規住人臺賬。“這兩本臺賬里面的問題已經全部解決,目前我們的任務就是防止出現反彈。”周文明隊長長出一口氣。
 
  事情過去了兩年半,提起英嘉公寓地下室,春孟澍,一個魁梧的大男人,依然要用“恐怖”“噩夢”和“不堪回首”來形容。在西長安街街道安全生產檢查隊里,他負責普通地下室安全。地下空間違規住人,就是社區安全生產最大的軟肋。
 
  “2層的地下室塞進了400人!最小隔斷也就2平方米,只夠擺一張單人床,進門鞋得脫外面;最大的屋子4平方米,擠著倆人,恨不得家家都有電磁爐、電暖氣、電褥子,還有各種拉的電線、網線,跟盤絲洞一樣,電線上還都晾著衣服。陰暗潮濕空氣不流通,再加上門口的臟鞋臭襪……”一口氣,春孟澍把這個地下空間的“不是”全抖摟出來了,令聽者瞠目結舌,不寒而栗。
 
  按照規定,地下室如果住人,也只能住物業的工作人員,每人至少5平方米,同時還要有噴淋、煙感等消防設施,但是英嘉公寓地下室不具備這些消防條件,卻生生裝進了400人。
 
  除了英嘉公寓的地下室,還有和平門小區的地下室,都存在著嚴重的安全隱患。在2016年“疏整促”行動啟動之前,西長安街安全生產檢查隊專門有一組人馬盯守這兩處地下室,“從2014年隊伍成立開始,我們每天上班都是先到單位報到,然后去英嘉公寓和和平門小區值守。一天一張檢查單,物業人員陪著檢查,每天都能沒收10來個電磁爐。”最讓春孟澍提心吊膽的是,“地下室的隔斷如迷宮,去了五六趟我才不迷路。唯一的出口不足1米寬,超負荷用電的現象肆無忌憚,地下室又返潮,這要是一旦發生火災斷電,估計很少有人能跑出來……”
 
  借著“疏整促”行動的契機,2016年6月,英嘉公寓地下空間開始清退,“走一戶,清一戶,拆一戶,我整整在地下室盯守了45天——怕跑電、怕拆除隊伍違章作業砸著人,怕住戶與施工人員發生沖突……所以,一刻不敢離開,直到400人全部安全撤離。那些天,我真真感受到什么叫如履薄冰、如坐針氈。直到看到大家安全了,心里才松了一口氣!”
 
  從不會開煤氣到安全技術達人
 
  之前自己連廚房的煤氣都不會開,轉行做了專職安全員后,如今的張晶上得了樓頂,下得了井底,看得懂電壓電容。
 
  采訪發現,西長安街安全生產檢查隊內不少隊員都是北京土著,而且家就住在西單附近,作為專職安全員,他們的工作就是保一方平安,因此,主人翁的責任感和使命感非常強烈。
 
  張晶是土生土長的西單人,作為家里的獨生女兒,爹媽寵得厲害,一畢業就進了花旗銀行,之前自己連廚房的煤氣都不會開。轉行做了專職安全員后,看書、考試、培訓、跟著專家出現場……黑夜連著白天轉,等于又上了一回大學,作為副隊長,如今的張晶上得了樓頂,下得了井底,看得懂電壓電容,儼然是位專業的安全生產技術達人。
 
  對于專職安全員的技術能力,隊長周文明有自己的看法,他原來在高校從事招生工作,“把大學里的各種專業加在一起,才能培養出真正全才的專職安全員,才能實現真正的安全生產。街道專職安全員來自各行各業,大家都是邊干邊學,邊學邊干。如今,每個人都練就了火眼金睛。去一家小商戶,普通人也許什么都看不出來,司空見慣,但是,在檢查人員眼中,家家都能挑出毛病來。我們就一家家的督促整改。”
 
  西長安街安全生產檢查隊一共有專職安全員23人,兩個人一組,一組人平均負責400家單位的安全生產工作,每天按計劃檢查走訪若干家,每季度必須要全覆蓋檢查一遍,即便是一家小店,檢查時間最少也要20分鐘。因此,別看西單的大小企業鱗次櫛比,擠得連插腳的地方都沒有,可專職安全員每天平均步行都在2萬步到3萬步之間,工作量之大可見一斑。
 
  36歲的胡可青就住力學胡同,當年街道貼出安全員的招聘啟事,他媽媽給他報的名,“街道的活兒,上心就行,我兒子是會計專業,責任心強;最重要的是在西單工作離家近。”可老太太沒想到,離家近了,反倒見不到兒子了。
 
  近幾年,北京市大力整治“開墻打洞”現象,專職安全員發現,大量“開墻打洞”的房間存在著“三合一”現象,這是消防法規明令禁止的。
 
  所謂“三合一”,簡單說就是人員住宿場所與加工、生產、倉儲、經營等場所在同一建筑內混合設置。這類場所大多可燃物多,住宿場所和加工、生產、倉儲、經營等場所沒有嚴格的防火分隔,消防設施不健全,一旦發生火災,極易造成人員群死群傷,給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造成了相當大的危害。
 
  “鐘聲胡同就有這么一家人,跟我們家算是老鄰居。這么多年來,一直靠著開墻打洞經營小賣鋪過日子。我小時候常去他家買東西,那時候不懂呀。當了專職安全員之后,我才意識到,老人家里的電線比我歲數都大,烏黑烏黑的,就在頭頂上蹭來蹭去的;各種貨物紙箱子就在電線底下堆積;這些年也沒見他家修過房子,墻體都開裂了。最重要的是他的房子是住宅用途,各方面都不符合商用房的要求,沒有應急燈,沒有安全出口指示標志,一旦出事,也會危及其他人的生命。” 胡可青說。
 
  從2016年封堵“開墻打洞”開始,胡可青沒少去老鄰居家勸說:“街里街坊的,工作不好做,那也得硬著頭皮去做——你干的就是這份工作。嘿,人家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,見我來了,就朝我腳邊扔玻璃杯。當時確實挺委屈的,我是為他的安全考慮,掙錢再重要,也沒有生命重要,而且街道辦事處也給他的女兒安排了工作,他卻一點不配合。那時候真睡不著覺,一刮風下雨,就惦記著他們家的安全。”
 
  后來,整個鐘聲胡同全面封堵“開墻打洞”,提升街巷環境,這位老鄰居的小賣鋪也徹底關門了。“從此把我當‘敵人’看待,連我爸媽也不搭理了。”胡可青挺遺憾,但是,他說安全生產事關人民福祉,尤其是在首都北京,這個底線不能破。
 
  早春的西單,空氣清新,人們或步履匆匆,或流連嬉戲,一片喧囂更是一片祥和。一組組的專職安全員悄然從人群中穿過,消失在大大小小的胡同街巷和樓宇商場內……紅墻安寧的背后,是一群人無數個日夜的堅守。
 
  來源:北京日報
 
  作者:崔紅 焦文霞
 
  流程編輯:王宏偉
 
免責聲明:本文來自騰訊新聞客戶端自媒體,不代表騰訊網的觀點和立場。
TOP
導航 電話 短信 咨詢 主頁
玖富彩票游戏